后花园张望鸟态生兴趣辛美莲摄鸟高手无师自通

后花园张望鸟态生兴趣辛美莲摄鸟高手无师自通后花园张望鸟态生兴趣辛美莲摄鸟高手无师自通后花园张望鸟态生兴趣辛美莲摄鸟高手无师自通后花园张望鸟态生兴趣辛美莲摄鸟高手无师自通后花园张望鸟态生兴趣辛美莲摄鸟高手无师自通后花园张望鸟态生兴趣辛美莲摄鸟高手无师自通后花园张望鸟态生兴趣辛美莲摄鸟高手无师自通

由于子女都已长大成人,现年57岁的辛美莲平日在工作之余,常在住家后花园阅读,以消磨时光。

 她说,她的住家的后花园有一棵红毛丹树。 5年前,当她在后花园阅读时,听到红毛丹树上传来“叽叽喳喳”的鸟鸣声,于是,她遂靠近树身以一探究竟,结果,她发现有一只黄鹂鸟和白头翁在树上“吵架”,当时,她很想把那个情景定格在一瞬间。

 可是,那个时候,她连相机都没有。过后,她便向朋友借了一台傻瓜相机,开始拍摄鸟类的一举一动。不久后,她与朋友到台湾旅游时,认识了爱好拍摄鸟类的前辈,经前辈的鼓励下,她当时随即在台湾买下一台长镜头相机。

追鸟移动拍摄不用脚架

 回国后,她经常趁工作之余的闲暇时间,携带一台100-400mm变焦长镜头相机,并邀一名相识多年的摄影好友吴美云一起同行到户外拍摄鸟类。

 “由于我喜欢拍摄鸟类的动态,为了方便移动,我都不用脚架,而是喜欢手持相机,一边追蹤飞鸟的蹤迹,一边拍下宝贵的一幕。”

 初时,由于她的手部在拍照时会晃动,使得她所拍的照片的效果并不理想,不过,她非但未因此而放弃,反而一直多拍多学习,并逐渐训练双手可以稳定地拿着相机来拍摄鸟类。

 “国内有许多拍摄鸟类的好地方,仅仅是槟州就有多个鸟儿聚集的地方,例如浮罗山背、北海Air Hitam和Teluk Air Tawar等。”

 她披露,霹雳州的瓜拉古楼(Kuala Kurau)过去更一度是拍摄鸟类的天堂,但随着近年当地的红树林被开发,使得鸟儿的栖息地遭到破坏,聚集在当地的鸟类已逐渐减少,导致摄影爱好者不易在当地拍到鸟类。

 “此外,霹雳州的太平和十八丁,还有云顶、武吉丁宜(Bukit Tinggi)和福隆港等地都是拍摄鸟类的好地方。”

 随着她的作品越来越多,经摄影好友林主安的鼓励下,今年,她首次举办个人摄影作品展──《鸟儿生活照展示会》,以与大众分享她的精心之作,同时向社会传达保育鸟类的讯息。

 与此同时,她也将把出售摄影作品所得款额捐给槟城非营利组织──亚洲社区服务(Asia Community Service)组织,以帮助有需要的人士。

个人摄影展秀50幅作品  普通珍稀照拍不误

辛美莲在其个人摄影作品展里,总共展出50幅关于鸟类的摄影作品。每一幅摄影作品都蕴藏着自然界里动人的故事。

 “这幅作品《喜悦与悲哀》是我去槟城浮罗山背稻田时,看见一只黄头鹭和一只大白鹭在捕捉田鼠时所拍下。另一幅作品《虚实之间》则是拍摄一群大白鹭站在水中央并产生倒影的情景。”

 热爱拍鸟的辛美莲在拍摄鸟类生态时,向来秉持随缘的态度,无论是品种珍稀的鸟儿,或是一般鸟类如乌鸦和麻雀,她都照拍不误。

 “许多人认为乌鸦太普通,因此不喜欢拍乌鸦。但是有一天我在海边时,刚好看见乌鸦在水中猎食鱼儿的情景,我当时觉得机会难得,就马上拍下那一幕,并命名为《得失之间》。麻雀虽然看似普通,但我仍将麻雀可爱的一面拍下,并命名为《如履薄冰》。”

 她对鸟类的神态观察入微,经常捕捉到雌雄鸟类互动的甜蜜情景。

 “有一天,我刚好看到一对雌雄黑翅鸢在卿卿我我,我遂迅速拍下那一幕,命名为《爱的真谛》,而《两小无猜》则是拍下一对雌雄翠鸟互相凝视对方的瞬间。至于《求爱》是拍摄一对红耳相思鸟在打情骂俏的情景,而《你侬我侬》则是拍摄一对雌雄燕子恩爱亲密的情景。”

 此外,她也曾拍下两只黑卷尾(Black Drongo)互不理睬的一幕,作品取名《左右为难》。至于《唠叨的男人》则是拍摄一只怀孕的雌鸟安静地在听着一只雄鸟发牢骚的场景。

藏身隐密处 捕捉鸟神态

每当在户外拍鸟时,辛美莲都会藏身在比较隐密的地方,并与鸟儿保持一段距离,然后安静地使用长镜头来捕捉鸟儿的神韵。

 “那是因为鸟儿很灵敏,一旦牠们发现有人出现,就会被惊动,并立刻飞走。”

 因此,她经常成功捕捉到不少宝贵的镜头。“作品《掠人之美》是我拍到垂钓者用鱼竿将一条鱼拉上来时,一只苍鹭迅速掠走鱼儿的一剎那。《缠斗》是拍一只老鹰被一只猴子互相搏斗的惊险画面。至于《吞噬》是拍一只大冠鹫慢慢吞食一条蛇的情景。”

 她很喜欢拍摄鸟类的日常动态,《你追我跑》是她在十八丁拍下两只老鹰飞翔的情景,《启动》是她看见大冠鹫準备展翅高飞时拍的作品。

 “我也曾拍下一只大冠鹫在排泄的照片,取名为《哎呀!不是我》,至于《呼唤》是拍一只翠鸟张开嘴巴,像在微笑和唱歌的模样。《笃姬再现》是拍下太阳鸟展现美丽背影的姿态。”

闲来常觅鸟  与友结伴拍

辛美莲除了经常在下班后,与摄影好友一起到各地寻觅鸟儿的蹤迹,同时,她也曾在住家后花园拍下多幅精心之作,包括作品《昂首阔步》,拍的是一只黑领椋鸟(Black-collared Starling)在走路的姿态、至于《储粮》则是拍摄五色鸟在餵食幼鸟的情景。

 她也曾到外国拍鸟,包括在印尼拍下文鸟可爱模样的作品《小可爱》,在台湾拍的作品《夹缝中》显示一只黑面琵鹭在吃着一条鱼等。

 除了白天,她也曾在傍晚和夕阳下拍鸟,而其作品《佛法僧》便是拍摄一只三宝鸟(Dollar Bird)站在月光下、《倾诉》则是拍摄白鹭在夕阳下的美丽画面。此外,作品《三星伴月》里有三只燕子在月亮初升时,在昏暗的天空翱翔。《夕阳下》则是她在渔村里捕捉到大白鹭在海面上飞翔的情景。

 她拍过最大型的鸟类是鸵鸟,有一天,她到槟城飞禽公园参观时,看到一只鸵鸟张开嘴巴朝向她,当时,她觉得鸵鸟的模样可爱极了,并立刻拍下牠。

“还有一幅作品《倾巢而出》是我在北海Teluk Air Tawar拍下的,当时,一大群鸟儿一起朝天空同一方向飞去,画面甚是壮观,我立刻朝牠们按下快门,把这精彩的情景定格。”

 她一一叙述每幅作品的拍摄过程,并对当时摄下镜头的经历印象深刻。

多拍多练习  学拍鸟神韵

辛美莲认为,拍摄效果的优劣与相机是否贵重并无直接关係,只要能多拍多练习,人人都能拍出鸟儿的神韵。

 “我一直把摄影当成兴趣,并觉得拍照最重要的是享受其中的乐趣。因此,我从不刻意选在某个时段去等候某种鸟类的出现,而是抱着随遇而安的心态拍鸟。在拍照过程中,看到什幺鸟就拍什幺鸟,有拍到就是运气,没有拍到也不强求。”

 她秉持“观其形、赏其姿、摄其影、拍其美”的精神来拍鸟,并坚持拍摄鸟类的自然性,而她也从不刻意以任何食物去引诱鸟类过来,且从不在拍摄过后,使用电脑修饰任何照片。

“我是通过‘鸟眼’来发现鸟的蹤迹,每当听见鸟鸣声,或是发现树上有任何风吹草动,我就会知道鸟儿躲在哪里。当我看见鸟儿轻轻一跃,羽翼一动,展现瞬息万变的姿态时,就会立刻捕捉鸟儿各种神态的美感,心中尽是满满的感动。”

她认为,只要心态正面,便极易遇到想拍的鸟儿。反之,她认为越是强求,越是遇不到也拍不到有关鸟儿。

由于她没有刻意追求要拍摄何种鸟类,因此,每当她按下快门时,并不晓得所拍摄的鸟类的名称,而是注重鸟的神态,动态和构图等。待她完成拍摄工作后,她才上网搜寻有关鸟类的名称,或是通过爱好拍鸟的摄影朋友处获知鸟名。

她说,她从拍鸟的过程中发现,人类自以为聪明,想利用智慧来改变环境,以便生活得更好,但却不自觉地破坏了大自然生态。在开发环境的过程中,人类破坏了森林、红树林和湿地等,使鸟儿失去了栖息地。

 她希望通过此次展出的摄影作品,能让大众从欣赏鸟儿的生活照中,反思人类与大自然的关係。“只有当人类愿意与大自然共存共荣,世界才会更美好。”

上一篇:
下一篇: